三月 28

清醒

潘儀君的生活誌 清醒 已關閉迴響。

     

     金寶,家僕的兒子,和富家女雯熭的愛,在門戶階級高於一切的封建社會,注定了悲劇

的宿命。嘗試說服有恩於己的老爺未果,頹然。在結拜兄弟的慫恿下,至風月場買醉。

 

     為情所困,和洋派的手帕交吐露心事的雯熭,也生平第一次喝下豔紫的葡萄酒。

 

     聽聞受挫的阿寶哥懼於面對自己、無力和迂腐的父親對抗,選擇逃避。幾許酒意倔強的

雯熭奔過暗黑的街道,在金寶家中找著喝醉的他。小小屋內,二個為愛備受煎熬的戀人,積累的情

緒爆發。那斥責、那自暴自棄、那懇求、那無望與無奈,在屋外雷聲乍響電光火石中,全化作不顧

一切的水乳交融……………

 

     是醉嗎?不,我不要她醉。  

 

     雯熭反抗威權的勇氣,來自於愛,是那樣徹底而純粹,又怎需借酒壯膽?更不是因為酒

精作祟一時衝動才將自己給了金寶。那,完全是雯熭的選擇,將自己當成籌碼賭上一把,義無反顧

退無可退的選擇。 

     

     掙脫舊時代拑制的枷鎖,讓不見容於世的愛情鮮活璀璨,這份迫切只會激發她的鬥志,

又怎會醉呢?

     

     難道一定要喝了酒才敢卸下心防說出心裡話?或僅僅是酒精在血液裡起了作用、給自己

放肆的理由?字字句句,究竟幾分真假?酒醒之後會記得那些喁喁私語嗎?指間的纏繞緊握、相擁

時的體溫氣息,是否真能凝結在記憶裡在心上?還是思路早已斷了電,破碎零落,就連記憶本身都

成了奢求?

     

     雯熭沒有醉,而我,更加清醒。      

 

 

 

   

 

 

     

     

三月 27

遺落

潘儀君的生活誌 遺落 已關閉迴響。

     

     扁舟在窄小的河面划過,波光瀲豔,穿越石灰色的圓弧拱橋。

 

     一盞盞紅燈籠懸垂在長廊簷下,入夜後映照河面,星星點點好不熱鬧。

 

     水道、輕簡的碼頭…………是景區「江南水鄉」一成不變的景緻。 

 

     在這兒

     我曾是舊時代裡追求自我卻為愛軟弱的田菊芳;

     我曾是打小進宮鎮日在爭鬥與心計中周旋,壓抑著一份不可能的愛的辜純圓;

     我也是為命運擺佈、歷經磨難,天真爛漫的青春在二十年的歲月中蛻變成獨立剛強、掌

控一切的中年女子,卻怎麼也逃不過陰謀的黑手,為了反擊,執拗的走上復仇之路,不計代價,甚

至犧牲自己兒子的洪雯熭;

 

     信步在曲折的迴廊裡、水岸邊的石階上,置身其中,她們的身影也環繞在跟前四周。廊

 

下,菊芳的笑依稀迴盪,遠處,可是她輕靈的裙襬飛揚?。碼頭旁,似仍灑落著純圓的憂傷。而雯

 

熭和金寶生死不渝的愛,還在河上浮沉漂流………..

 

     在她們生命裡過渡的同時,我也演繹著自己的故事。 

 

     不同的年代、名姓,相同的愛憎癡怨。

 

     古今交錯,在,江南水鄉。